返回首页 设置成为主页

三分钟加入重信网: 会员鸽舍加入 俱乐部加入 公棚加入 协会加入

罗波:尽人事听鸽命

作者:小沐 点击:7879次 2015/12/11 14:29

      文/小沐         本文首发重庆信鸽信息网微信公众平台           公众号:重庆信鸽信息网          ID:cqxinge


    2015年鸽友沙龙大小“4.15”大奖赛成绩揭晓,江北鸽友罗波夺得了豪强杯、精英杯、凤县杯三项冠军,当日归共9羽,且3羽进入前20名。军人出身的罗波,为人低调,起初不愿受访,在笔者的一再坚持下,他最终答应,与鸽友分享自己的养鸽经历与经验。
 

罗波与鸽友沙龙大小“4.15”大奖赛豪强杯、精英杯、凤县杯的冠军鸽
 
    【经历谈】
 
    东北初涉赛鸽

 
    1972年出生的罗波生于重庆潼南,六七岁时因看到别人养的“土鸽子”的漂亮飞翔姿势,而对信鸽一见钟情。后机缘巧合弄到三只当时叫“洋鸽子”现在叫“老国血”的上海天落鸟,开始了自己的养鸽生活。“那时纯粹为了耍,鸽子基本像鸡一样喂养。”罗波笑道,“也不懂训放,前一天晚上把鸽子抓好备着,第二天上学时带起,到学校后再放出来,好耍。”
 
    1990年,罗波高中毕业参军,被分配到正规的野战连队。“那时,一门心思奔前程,加上纪律严明,无法养鸽了。”6年后,罗波被调到部队的企业——后勤部队工厂,“调到后勤,生活节奏慢了下来,便开始想办法重拾自己的爱好。”
 
    “北方的房屋比较矮,一般五六层,楼顶的鸽棚远远就可以望见。我喜欢鸽子,一看到鸽棚就喜欢去跟主人打招呼、谈鸽子,渐渐便接触到了现代赛鸽运动。”罗波说,“物以类聚,碰巧我的一个当地战友也非常喜欢鸽子,我俩就一起引种打比赛。”东北平原广袤无边,一马平川,东北地区现代赛鸽运动比的是速度,以快为核心。“当时引进的鸽子基本都是以詹森鸽系或者詹森的派生系为主,其他的一点长距离为辅。”

    1997年底,罗波第一次在东北参赛。“具体成绩记不清了,刚开始飞得不好。”罗波说,“那时,鸽会每年春季组织6场,秋季6场,加上鸽会不太大,后来获得的名次比较多;也和朋友一起打过公棚,最好的成绩是得过一次季军。”
 
    回重庆遇瓶颈
 
    2005年转业回重庆,由于买房、接房、装修等原因,罗波不得不将从东北带回重庆的鸽子,一直寄养在潼南老家,直到2009年鸽舍建成。
 
    2010年第一次参加重庆的比赛。重庆在地理、气候上与东北差异很大,东北平原一望无垠,秋高气爽;而重庆则以山城、雾都著称。罗波从东北带回的鸽子出现了适应性问题。
 
    “在东北,我们考虑的都是鸽子速度快不快,基本不用担心能不能回来。”罗波说,“但在重庆,山高雾多,出的幼鸽在广元以内飞得特别快,大多数出川后上了400空距,要么丢、要么迟归。”
 
    得伯马步正轨
 
    天无绝人之路。当众多鸽子遇上适应性问题时,“还好有两个配对的鸽子表现的非常适合重庆的环境,并配对出了一羽伯马冠军。”这便就是那羽在2010年重庆高新区春季特比环加成鸽大奖赛上,为罗波赢得5万多奖金的伯马冠军。
 
    “这一羽伯马冠军,后来与引进的KBDB(比利时皇家信鸽协会)长距离鸽王全国五名泰山的女儿配对,得以使鸽舍渐渐步入正轨。”罗波说。
 
    “这次伯马冠军,也深深影响了我。”罗波说,“我一直以为鸽子只能在东北平原那样的阳光明媚的环境中飞好,原来鸽子也可以在天气很槽糕的阴雾天飞回来。”
 
    鸽舍步入正轨后,罗波多次创造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记录。2012年秋沙区宁强三关特比,放飞4羽,其中3羽一起归巢;2014年民丰春季大奖赛,6羽一起归棚。“多羽赛鸽一起归棚,这对我来说,比赢得奖金更开心。”


罗波与赛鸽
 
    【经验谈】
 
    “重血统,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”

 
    “在外面选种鸽时,相对单羽的成绩,我更看重其家族性。”罗波说,“单羽飞得好,或许有运气掺杂,但若整个家族成绩都很优秀,那么这羽种鸽作出优秀信鸽的概率就更高些。”
 
    出于对种鸽血统的高要求,罗波选种鸽前,会做大量功课,研究该种鸽整个家族的成绩情况。2008年,罗波从比利时直接引进了两羽重要种鸽——KBDB(比利时皇家信鸽协会)长距离鸽王全国五名泰山的女儿和KBDB长距离鸽王全国冠军飞斧的女儿。

    “选择种鸽,看个人对鸽子的理解,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,在重庆赛场上飞得好的鸽子,长距离的、短距离的啥鸽种都有,不能说某一个品种就非常适合重庆”。
 
    目前,KBDB长距离鸽王全国五名泰山的女儿是罗波的镇棚之宝,其他种鸽都是围绕这羽来配。“棚里的30来羽种鸽,除了从别处引进的,其他都与这只有血缘关系,现在棚里的特比环幼鸽基本都是她的后代。这羽比较适合我吧。”

    “健康就好,要给小鸽子机会”

    “我不会看鸽子”,罗波说,“高手或许会分辨幼鸽优劣,然后实行淘汰,但于我而已,既然孵出来了,就要给小鸽子机会,让它飞飞看,毕竟成绩都是飞出来的。”

    为了保证鸽子健康,罗波特别注重鸽舍的建设。自2009年建舍,后因常出差,便为鸽舍加上了自动化,如今空闲多了又建了新舍。新舍,大约30平米,30多羽种鸽与80多羽赛鸽各居一半,除了日常的格局,新棚增添了“休闲活动区”,鸽子在里面可以洗澡,晒太阳。下方的便池也设计成了倾斜坡状,便于打扫卫生。


罗波与新鸽舍

    “赛前2个月,增大训放量”
 
    “相对于平时,赛前饮食搭配中,玉米量会加大一些,而豌豆则相应免去,玉米可以提供直接能量,以防飞翔时‘紫胸’”罗波说。
 
    为了保证活动量,罗波很注重家飞,早晚各家飞一小时左右。“我平时比较忙,训放多以短途为主,长途则是跟着鸽会一起。”罗波说,“重庆雾多,又经常下雨,我一般在赛前2个月左右,就加大训放量,一直持续到赛前2-3天。”

    “在重庆,兴奋剂是一个伪命题”
 
    参赛心态,是每位鸽友都无法避免的话题。在国内赛鸽场上,为赢得比赛,作弊时有发生,作弊方式更是眼花缭乱。罗鸽认为,使用兴奋剂,在重庆不存在实质作用,是一个伪命题。
   
    “重庆的地理和气候,导致比赛往往是延后一天,鸽子常常要在车上过一晚,才能放飞。”罗波说,“鸽界偶有传言,陈利、李力等使用兴奋剂,但事实是,2014年江北夏季特比环,由于天气原因,赛事延迟,鸽子在车上关了4天,陈利依旧夺冠;2015年,江北春季特比环,也是隔天才放飞,李力获冠军。以我现在的知识理解,兴奋剂在重庆是一个伪命题。”
 
    “找到适合自己的鸽子,养健康,合理训放,剩下的就交给鸽子。”罗波总结道。


打开手机微信,扫描二维码,关注重庆信鸽信息网,获取更多赛鸽资讯